臨終將房產全給了兒子,只給養女一個硬紙盒,孩子你走吧

王蔷 2020/06/08 檢舉

「小妹啊,快回來吧,娘病得不輕,回來晚了怕是見不上最後一面了……」讀大三的褚蘭,接著大哥的電話,手機差點脫落,心尖一陣驟疼,立馬去請了假,往火車站跑的路上,淚如斷了線的珠子,撒落了一路。

娘才不到60歲啊,怎麼說不行就不了呢?父親遭遇橫禍走的早,褚蘭上面還有兩個哥哥,兄妹三人是娘一手拉扯大的。一路上,褚蘭想著在娘懷裡撒嬌的情景,想著自己上次回家,給娘梳頭時,娘的頭髮僅有幾根白髮,卻沒想到娘會這麼快就不行了。

次日,褚蘭火燒火燎地趕回村裡,「娘,我回來了,你咋樣了?娘——」前腳剛進院門,褚蘭就喊了起來,已是淚如潰堤。

兩個哥嫂都站在屋裡,她走到娘的床邊,見娘疲倦的面容強撐著向她擺了擺手,「別叫我……娘。」

「你是我娘,我怎麼能不叫你娘?」褚蘭以為娘病得太重,神志不清了。誰知娘一點也沒糊塗,還叫兩個兒子攙扶他,背靠床頭坐起了身子:「老大,衣櫃下面有個小包裹,你給我拿來。」

此時,兩個嫂子斜眼瞅著褚蘭,這讓她很不自在,自從哥哥們娶了妻,這幾年對自己也不似從前了,兩個嫂子都是很算計的人,她每次回家,她都是躲著這兩個嫂子。

娘的那個小包裹,裡面是個巴掌大的硬紙盒。娘將小紙盒交給褚蘭時,別有意味地瞅著褚蘭。

「小妹,其實你不是娘親生的。全家人都知道,只是娘不讓對你說,大家一直瞞著你。」大哥的話如同當頭一棒,她懵了,「哥,你可不能亂說啊。」

「蘭兒,你大哥說的是實話。」

打開盒子,裡面存著褚蘭從小到大的照片。還有一張舊得發黃的紙,上面寫著一行數字。娘說,那是你的出生日期啊。有一年,半夜時分,院門口傳來啼哭聲,娘走出去查看,是一個繈褓,那裡面的嬰兒,就是你。

「蘭兒」,娘掙紮著無力地說:「我養了你20年,你能答應娘一個要求嗎?」

「娘,你說吧,我答應。」褚蘭嗚嗚地哭著。

她沒想到的是,娘的要求是那般的冷漠和絕情:趁我還有氣兒,你與兩個哥哥斷了兄妹關係吧。老話說肥水不流外田,這老宅子一分為二,留給你兩個哥哥,你將來結婚,他們也不給你置辦嫁妝,這二十年的養育,就算扯平了。你走吧,找你親媽吧……

褚蘭的心,突然絞疼起來,她忍不住,如同滴血般的疼。

三天後,娘還是走了。辦完喪事,褚蘭頭也沒回地走了。

離開村子前,她隱若地聽說,在娘病重期間,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團團圍著娘一遍一遍勸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嫁出的姑娘潑出去的水,褚蘭不是咱家的人,不能讓她分了房產……

兩日後,按照娘給她留的號碼,褚蘭還真找到親媽。

母女相見,褚蘭含著淚,「為啥要拋棄我?」

親媽悔恨的淚哭成淚人,道出過往:年輕,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出嫁了,可嫁的那男人不僅好耍,還是個酒鬼,經常打罵她。其後,她遇上了真心愛她的人,也就是現在的老公。可那時,她已懷了孩子,就是褚蘭。要留給酒鬼男人,又怕孩子會遭罪;要留給老公,又怕他心生嫌隙。思來想去,於是,一咬牙,在孩子出生後就送到了褚蘭的養母家門旁。

因為,都知道褚蘭的養母是個心地善良的人。

「就在八年前,我去找過你養母,想認了你,可她說啥也不同意。」親媽說,「等我條件好起來後,這些年也一直在暗暗地幫你養母,每年都給他打些錢,多的時候給了五萬,少的時候也有兩三萬。」

可這筆錢從沒聽娘說過,更沒見過了。褚蘭心裡想著,驀然想起了啥,她取出那個紙盒,倒出裡面的照片,下面還墊著一層硬紙板,取出牢牢沾著的紙板,那下面竟出現一張銀行卡!

後來,她去查了,那卡是褚蘭身份證辦的,密碼是她的出生日期。親媽八年打來,一分不少,三十多萬!娘居然一分沒花過,全給她存著。

知子莫如母,娘清楚兩個兒子和兩個兒媳絕非善茬子,她怕自己走了,他們夾纏著褚蘭,女兒一定會吃虧,臨終時讓他們斷了關係。

親媽陪著褚蘭去了她養母的墳前,「娘,我來看你了……」褚蘭長跪不起。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